kanoria

与你走向的未来[狛日]02

中长篇  微虐  HE HE HE
♣创厨的自我修养  也很喜欢狛哥  温柔的日向君带着狛枝一起帮助并见证同伴们的希望成长的故事
♣每个人都走向自己的未来
♣狛日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2.5世界以后
♣慢热长情模式

02你的存在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到给狛枝装义肢的时候,左右田还是回忆起了当初被狛枝的疯狂支配的恐惧。刚才有日向在,他还可以心平气和地跟狛枝相处一会儿,他以为他自己可以独面这个疯狂的老同学,但他果然还是要认怂一回。左右田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工作,一边不时瞟向门口的罪木和日向。罪木正在向日向说明狛枝的身体情况,似乎除了虚弱一点,并没有什么大碍。
我看他也没什么大碍……
左右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狛枝这么想着,同时也祈祷自己的心友可以赶快过来把自己从这个沉默尴尬的气氛里拯救出来。虽说机械师工作时候一般不会跟别人闲聊家常,也不该这么胡思乱想,但看着自己的心理阴影,他实在没法完全投入。
日向,你赶紧过来跟狛枝聊聊,什么都好,就别让他再这么保持深沉了。
狛枝凪斗面容相当平静,平静到一种对周围世界感到漠然的地步。他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没有看向左边工作的左右田,也没有看向门口的日向和罪木。他只是凝视着放在腿上的右手,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慢伸开,又缓缓聚拢,最后一个收紧,握成实拳。这样的动作周而复始,仿佛是在不断确认着什么,完全的自我投入。
所以当这样的狛枝向左右田搭话时,左右田着实惊了一把。“左右田同学,你似乎有些不安?”刚才一直保持沉默的狛枝忽然开口。左右田被他突然的准确发言吓了一跳,手抖的一瞬间没控制好力度,下一秒狛枝的吃痛声便与左右田短促的惊呼声一起响了起来。
“喂狛枝你还好吧!抱歉啊你突然说话吓我一跳,”左右田连忙检察了一下狛枝左手的情况。“……啊,看来还好。你放心,义肢的连接没有问题!”左右田也是自知做错了事,对狛枝不禁有些愧疚,也对自己的工作失手有些懊恼。
“……啊,没事没事。我不该在你工作的时候打扰你的。让超高校级的左右田同学帮我这种低等的藻类做义肢我已经非常幸运了。又劳烦你亲自给我连接,出现这样的不幸完全在情理之中。”
左右田看着面前带着无害笑容的人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归根到底这不是狛枝打断他的错,本就是他自己因为胡思乱想被看出来而心虚导致的。可是……左右田看着狛枝的笑容。以前他没有注意过,经历了这么多,他也逐渐察觉了一些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这个狛枝常常带着的笑容,有着恰到好处的谦卑,与足以让人相信的纯良。既表现出他内心这种在他看来十分奇怪的自虐式自我贬低,又不至于让别人感到反感与惊异。顶多觉得他很奇怪罢了。温和有礼却又不可捉摸,与他完全地狂气外放时判若两人。
对,不可捉摸。左右田搞不懂狛枝这个人,即使他们做了两年同学,他还是搞不懂这个人。这也是他有些惧怕狛枝的一个原因。
但是……有一点左右田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同伴。这个世界上,绝望已经容不下他们,希望更是容不下他们,大家好不容易重新聚到一起,再不互相扶持,他们还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立足?日向为了他们已经做了很多,他作为日向的心友与狛枝的同伴,理应为他们做些什么。
想到这,左右田下定决心,一会儿一定帮狛枝好好装义肢,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不可捉摸就不可捉摸吧。反正整个77期里估计也没人捉摸地透他。决心是下好了,但左右田实在不太会应付狛枝。
于是,他看向了快步走过来的日向。
日向刚送走罪木,小泉真昼就端着碗粥走了过来。日向刚刚把粥放在桌子上,一转身便看到了不远处似乎气氛有点诡异的两人。
“怎么了?你们还好吗?是义肢出了问题还是狛枝身体出了问题?需要再让罪木看一下吗?”日向看着二人担忧地问道。
“没事。是我出了点安装上的技术问题,不小心让狛枝吃了点苦头,真是抱歉。不过放心,义肢的连接还是正常的。话说回来,日向,你给我说说该怎么回复什么低等藻类,什么幸运不幸的。这家伙的话太难理解了。”
“……低等是绝对没有,不过藻类大概是真的。”
“哈?”
“你最好下次把他话里面[我]字以前的定语忽略掉……嗯,也把他用来修饰你的定语忽略掉,那大概不是重点。根据你的描述,我想他刚才可能是说感谢你帮他装义肢,出了安装的技术问题不是你的错,让你不要放在心上……大概。没有听到原话我也只能猜到这里。”
左右田听了,有些意外地看着日向,连同狛枝也略微惊讶。
“……看他还没数落我,我大概没说错。”日向看了看身边的狛枝说到。“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正常回答就好了吧。他不是一直这么说话的吗……我说,左右田你什么眼神。”
左右田看了日向足足十几秒,才缓缓说到“你还真了解他啊,日向。……不对,你竟然能这么认真地思考狛枝的说话方式,我果然还是小看你了心友。”左右田本就是感慨一句,然而却没料到下一刻会听到同时的反论。
“左右田同学,就算是我这样的不可回收垃圾,区区预备学科大脑的日向君也是无法了解的。要是被预备学科了解,我真是觉得自己连厌氧菌都不如了,这将是多大的不幸啊。”
“左右田,如果我对这个白色的海藻头真的了解的话,他大概还能醒地更……不,没什么。还有……”日向再次看向狛枝,忍住一把揪住那团海藻的冲动。“是预备学科真是对不起了,病号先生。”
………………
嗯?我说错什么了吗?日向看着同时陷入沉默的两人想到。
左右田只是想起了日向不断尝试唤醒狛枝的那段日子。那段记忆里几乎全是日向执着的身影。工作室的灯,夜不终而不息。日向整个人从早到晚扑在新世界程序上,除了偶尔几次没人送饭又饿的不行,来了食堂几趟,其余时间他全部放在了狛枝凪斗身上。
“日向,我看那不是工作室了。”偶然一次在食堂碰到日向的九头龙一边说,一边塞了一大盒草饼在日向手上。“我回头就告诉其他人,日向已经有了新的领地,休息和工作都在那里进行。以后要是担心他的身体别去原来那个房间找了,只要进工作室前敲个门就成。原来那间屋子已经积灰了也不用打扫了,直接拆了改成洗衣房吧。”
日向当时只是尴尬地笑着,除了说抱歉以外似乎没有别的词汇了。
他和九头龙也是拿他没有办法,除了送饭和帮忙打理日常事务,噢,他自己有时姑且还能提供一下技术帮助以外,只能看着他干巴巴地担心着。
别一个没醒过来又倒下一个。
看着日向走到现在的左右田当然知道日向这话什么意思,所以他才沉默了,十分无奈地沉默了。
左右田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诶……行了我知道了。这事儿你也别想了。不过我看就你能跟这家伙聊上了。我要继续工作了,你们慢聊。……不要说你跟他没什么好说的。日向我跟你说,现在旁边有声音绝对能让我的工作效率直线提高,所以就算你跟他无话可说,你在旁边给我唱个歌也行。”
日向看着左右田一脸“你不答应信不信我把你房间真的改装成一个洗衣房”的神情,默默忽略了唱歌那个选项,看向了狛枝。而左右田也重新投入了工作。
四目相对。
“日向君终于愿意看我了吗?”狛枝凝视着那双温和的异色瞳说到。“果然啊……像我这样的白色海藻就算是沉睡着也只会给超高校级的大家带来麻烦而已。这么久才醒过来果然我是最没用的,就连预备学科也嫌弃我醒的太晚了。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里一定给充满希望的大家带来不少麻烦吧。果然还是不要花心思在我这种人身上了,我本来就不该醒过来的,等一下我就去以死谢罪。”
“啊,不是。除去一些辅助的技术人员。基本都是日向在全天负责你的唤醒工作。”低头做事的左右田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状况外的话后又默默闭上嘴。他也没办法啊,谁让他刚刚想着日向试图唤醒狛枝时候的那些事,下意识就为日向不平了一下。本来他们很多人在唤醒狛枝这件事上就基本帮不上忙。而且他不信狛枝就不懂这些事,可他又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左右田不懂。
“我说左右田你的重点错了吧!重点是狛枝你这家伙不要随随便便又去死啊!这样我们唤醒你又有什么意义啊!”
“我也想问日向君为什么要唤醒我。唤醒我一定非常麻烦吧,一定花了不少时间吧。与其把这些时间浪费在毫无用处的我身上不如为了希望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说到底日向君其实对我醒不醒来都无所谓吧。你只是对超高校级的大家怀有愧疚,为了让我这种曾经要杀死你的家伙活过来而努力,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心理好过一点……唔!”
狛枝惊讶地看着面前端着碗的日向,口中的米粥让他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日向一手拿碗一手拿勺,还保持着刚才把粥塞进狛枝嘴里的动作。“真是抱歉,预备学科的大脑只能用这种自认为是最有效的方法让你先安静一会儿了。为了不给打扫人员增加麻烦还请你把它咽下去。”
日向看着狛枝,确认他目前不会再说话后,才把碗重新放回了桌上。
“狛枝,我不否认我对所有人都抱有愧疚,把你们唤醒确实让我心里可以好受一点。但是狛枝,所有悲剧的发生的源头都与我,神座出流,脱不了关系。我有义务把你们从死亡边缘拉回来。我有义务给你们一个新的未来。不管你接不接受,我会为了你的未来而努力。这是我唤醒你的理由之一。”
“哈?为了我这种人?区区人工希望难道认为为了超高校级的大家做些什么就能成为大家的希望,大家的英雄吗?就算大脑是人工希望,本质上内心还是预备学科吧?这样渺小的日向君承受的住这么重要的希望吗?我劝你在没有坚定这个信念以前趁早打消这个念头,虽然是弱小的希望但毕竟也是希望,我可不想看到希望就这么因为预备学科的不坚定而夭折。也不想看到超高校级的大家的失望。”
日向再次默默拿起碗和勺子。“不是这样的,狛枝。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有点长,所以麻烦你安静的久一点。”
“又想用同一招吗?预备学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对没错。如果我让你安静你会真的安静下来吗?”
“我不保证。”
“所以我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了。再说这本来就是花村为了让你恢复体力做的,你应该不会想浪费超高校级的同学的好意吧。”
“我姑且认同日向君的话。不过如果不想让我一直打断你的话,日向君最好就直接喂我吃掉这碗粥哦?嘴里有东西的话,这样我大概就能好好听你说下去了。否则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对预备学科的反论哦?呐,对日向君来说很划算吧?”像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狛枝暂且压下了心里因为刚才的交谈而产生的躁动感。白发青年双眼微沉,似乎对面前人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而十分期待。右手的食指轻轻敲着腿面,竟然安静地等待起了日向的下文。
他说的好像很道理但是为什么我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日向忽然愣了一下。看着面前似笑非笑的狛枝,他突然意识到这似乎是一种疑似调戏的行为。本想套路他人的日向似乎不小心被他人反套路了一吧。他默默转过身子,在那双灰绿色眼眸略带笑意的注视下,动作有些僵硬地准备放下碗勺。日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把自己双颊上泛起的微热稍稍压下去。
“诶?日向君不喂我了吗?”
“我改主意了。你放心,区区把勺子塞到你嘴里阻止你说话的才能我也是有的。”日向执着地转过头,即使不看他也能想到狛枝现在的表情。
“诶?上次在小屋的时候日向君就没有喂我,我可是饿了很久的。现在日向君难道要不管病号的身体状况吗?明明是日向君先开始的,连自己的方法都贯彻不下去吗?难得我还准备配合一下日向君的。这样半途而废的日向君还能承载住大家的希望吗?果然日向君你还是早点放弃你天真的想法吧。”
“好啦!上次没有让你吃饭是我的不对!对不起!但是我依旧觉得那是你自找的。”虽然日向还是不怎么想面对狛枝那下一刻就能够转变为嘲讽的表情,为了表达出自己道歉的诚意,他还是没办法地转过头,对上那双灰绿色的眼睛。
又是这么认真的眼神啊……狛枝微微抿唇。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能让人仅仅只是看向他的眼睛,就能感受他内心的感情。日向创就是其中之一。狛枝凪斗能够轻易察觉到日向创的疑惑、不安、恐惧以及他的温柔、认真、坚定、执着,接着准确做出对应的举措,也是因为那双眼睛。
日向君,你太好懂了。
所以……不要用这种眼神说出要为我这种人创造未来的话啊。我明明不该相信的……不该相信你的我却因为这种认真到不行的眼神想要去相信你的可能性。我果然是最差劲的……
狛枝凪斗无声地叹了口气。脸上却始终维持着那看似是在玩笑般的表情。他很快调整回自己原来的步调,继续与日向进行着言弹游戏。
不能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狛枝凪斗对着自己说到。被看穿的话很容易就会陷入日向创的节奏中。那个某种意义上与他自己一样偏执的节奏没有谁比他本人更清楚有多难应对。
输了的话……他就拿日向创没有办法了。
所以再来一决胜负吧……日向君。
“好过分啊日向君。你以为把话题引到上次的事情上就可以逃避这次的问题了吗?”
“……你还来劲了是吧。我知道了,我喂你吃行了吧!真是的……你到底有没有理解我的歉意啊。”
你的歉意确实传达到了,日向君。被那么直白的眼神看着,不想明白都不行吧?
当然,日向认为那是狛枝凪斗自找的的那份坚定也传达了过来。
“算了。你能听我把话说完我就已经很知足了。毕竟从惊奇屋出来后,难得能跟你这样稍微正常地说上话。”日向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决定由着狛枝去了。他再次认命地端起碗勺。
白色的瓷质小勺在米粥表层边缘轻轻划过,缓缓舀起一点纯白的米粥。日向握着勺柄将勺子底部在碗的边缘轻蘸几下,将附着在勺底的米粥刮进碗里,接着将勺子朝狛枝的嘴唇边靠去。
狛枝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自若神情,只是对着日向说了一个字。“烫。”
“……那第一口还真是多亏你咽下去了。”
一旁的左右田发现,他好像连日向也搞不懂了。刚才他还为这两人会不会吵起来而担心着,结果这会儿两个人已经开始喂食了?直觉告诉左右田这个时候最好别抬头,指不定看到两个人相互隐忍而又挑衅的眼神。
日向!这是找茬啊!毫不大意地朝他脑袋上来一下吧!
可是左右田似乎错估了日向创对狛枝凪斗的容忍程度。跨越过绝望的日向创,不仅在心理上成熟了许多,忍耐力更是比从前更胜一筹。虽然之前日向让左右田在他控制不住要揍狛枝的时候拦住他,但左右田知道日向不会真的这么做的。本来就是个老好人的日向,不管是对田中的中二言论,还是西园寺的刻薄任性,又或者是花村的和谐宣言等等,对这些性格各异的人他都能够去试着理解包容。
但是心友啊!那个人是狛枝凪斗啊!跟之前的人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啊!这就是在搞事情啊!别犹豫了!证明老好人也是有脾气的时候到了!
然而日向只是无声地叹了口气,认命地将勺子拿回来,凑在唇边轻轻吹了吹,估计里面的米粥不是很烫了又再次把勺子送了过去。虽然他觉得这粥完全不烫。
狛枝这才听话地把粥吃了下去。
左右田觉得,自己大概不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除了无奈,他也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了。
不是很懂你们两个相处的方式。你们到底是讨厌对方,还是在意对方啊?
“狛枝……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当什么英雄。我只是一个罪无可恕的前绝望残党而已。我现在想做的,只有赎罪而已。我希望创造一个属于大家的未来,但是我的确无法做出明确的承诺。我只是一直怀着这样的信念,试着去做,努力去做,仅此而已。”
“唤不唤醒你对我来说无所谓,这种想法我从来也没有过。你听了估计觉得很可笑吧。在试图唤醒你的那段时间里,我经常想起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似乎是真的担心狛枝凪斗来嘲笑他,日向又舀了一勺米粥,在唇边轻吹几下,送了过去。然而狛枝并没有打断他的意思,他只是看着面前低头与他错开视线的人,顺从地吃下他喂过来的粥而已。
虽然看不到日向的眼神,但狛枝凪斗依旧能够听出对方话语里的情绪。
有点沉重啊……日向君。
“那个曾经安慰过,鼓励过我的温柔的狛枝凪斗,从来没有因为你之后的所作所为而在我心里消失。你的确让我很难理解,但我们确实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说了很多话。我也的确因为你的疯狂而感到过恐惧,可即使如此,我还是没办法不管你。就是觉得,放着不管一定不行。当然我也不否认,这不仅出于……关心,也出于你的危险性。这是我唤醒你的另一个理由。出于想要狛枝凪斗这个姑且算是朋友和同伴的人回到身边……这样……不接受反论!”
米粥看来已经不会烫了。日向稍稍用勺子搅了一下碗里的米粥,这一次直接舀了一勺送到了狛枝嘴边。
“不要总是说自己很没用啊。明明你的推理能力和观察能力都很出色。虽然一直都没有跟你道谢,但是在学级裁判上很多次都是你在给我提示,带着学级裁判的节奏。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想准确推断出真相也是很麻烦的。这一点我都能够明白,其他人也是会意识到的。如果不是你的行为比较奇怪的话,大家一定会当面肯定你的。明明头脑那么好,在做别的事情的时候像追求希望一样执着努力,一定能做好的吧。不要说自己没用了。也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未来啊。所以我想唤醒你,让你回到绝望前的状态,重新开始。”
“你不是什么无足轻重的家伙。你是77期生的一员,光凭这一点你就有资格回来!你应该已经恢复记忆了吧。那么也应该回忆起了和他们一起生活的两年吧。他们也是一样的,都希望你可以回来。所以不要随便又去死啊!好好回应你所喜欢的这些超高级们的期待啊!”
日向似乎有些激动,连着手上的动作都有些急促,但他现在不想管这么多。他只想抓住这个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好好传达给狛枝凪斗,仅此而已。
要让他知道。
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也许以后他不会再听我这么说话了。
…………
“的确,我内心上还是一个预备学科。但不去尝试就跟止步不前一样。在做每件事的时候,本来就无法预计结果,可即使希望渺茫,还是要去做不是吗?”
“当初在试图唤醒你们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没有太大把握。可是我不能因为这些就放弃尝试吧?”
“我确实遇到了很多困难。我不敢说在一次次的尝试失败后,没有一点自暴自弃的想法。说实话,在唤醒你的时候,我其实很害怕。害怕你这家伙根本不想醒过来。害怕你的幸运论又发挥什么无法控制的作用。但是,这个时候支撑我走下去的是77期的各位。我想,如果我一个人不行的话,有他们在或许就可以了。好吧……别用那种[区区预备学科未免太自己为是]的眼神看着我。张嘴吃饭。”
“狛枝,如果你不信我的希望的话,就去相信超高校级的各位吧。他们不是绝望了,虽然依旧有罪,但他们是跨越了绝望的新的希望。同样,你也是。如果你还是不安的话,那就单纯地相信希望好了。不论是你自己的。还是他们的。”
“我之前的话是说。如果我能多了解你一点的话,也许你就可以醒地更早一点了。完全没有怪你的意思。话说这也不是你自己的错吧?”
“你的意识当时沉睡在很深的地方,甚至还出现了精神障碍。我一直想通过给你一定的精神刺激来排除这个障碍,可是你对我给出的刺激没有一点反应。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更了解你一点,或许就不用最后让AI去强行破坏了。”
狛枝凪斗这一刻忽然想起了那个有着日向创外表的人工智能。“世界的破坏者?”
“他给自己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
“不是你的恶趣味吗,日向君?”
“才不是啊!他有自我学习的功能的!”
“哦——”
“你这明显不信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日向说完报复性质地往狛枝嘴里塞了一口粥。然而效果甚微。
“你这家伙。现在应该暂时没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了吧?我说你,根本不需要通过这种自我贬低的方式来向别人确认自己的存在吧?从左右田给你装义肢开始,你就一直在看自己的右手吧?想要感受一下真实的触感来确认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吗?那我明确地告诉你,这里现实,不是程序里面。你活过来了,也解除绝望状态了,狛枝凪斗!”
事实上,日向当初刚刚醒来的时候,也有过这种不真实感。尤其是人格融合之后,他更是疑惑于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小心翼翼地触摸着这个世界,小心翼翼地回忆着属于日向创的记忆,属于神座出流记忆。一点一点把自己组合成现在的模样。所以,他多少也会想,狛枝是不是也会有这种感觉。
目前看来是的。
“不,其实我还有一个想不通的地方。”狛枝咽下口中的粥,看着日向,忽然十分乖巧地眨了眨眼那双漂亮的眼睛。
嗯……精神好像好一点了。日向看着面前的狛枝想到。
“刚才那是超高校级的演说家的才能吗?”
“很遗憾那是预备学科的单纯发言。”
“唔……好吧。我姑且认为日向君还做得不错。稍微……有点期待了。啊,不过我期待的是超高校级的大家内心的新的希望,对于日向君的希望我还是保持疑惑。”
“这就够了。”日向释然地露出一个微笑。对于狛枝这回终于稍微坦率地表达了一下内心想法还是很开心的。
好吧……对于他稍微肯定了一下自己也很开心就是了。
“不过……”
“又怎么了?”
“日向君你的喂饭功夫真是预备学科级别的差劲。”
“哈?”日向闻言,喂饭的动作顿了一下。
“说话一激动,连自己的手都控制不好了吗?你后来喂的太快了吧。而且,我已经吃不下了。日向君都不会察言观色吗?”
“额……”日向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脸,默默放下手里的碗勺。现在想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抱歉……当时有点激动。只是想着让你安静一点,所以没注意到你。总之……对不起啊。”
“诶……看来当初日向君没有喂我是我的幸运啊。不然会有被噎到喘不过气来的不幸吧。”
“……那我还真后悔当初没有喂你吃饭。”
“日向君,你的思想很危险哦。”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一下。”保持了长时间沉默的左右田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打断了二人的谈话。其实他早就差不多完成了,只是刚才两个人的对话还蛮重要的样子,他也不好插话。现在这种类似于斗嘴的对话他打断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我要给狛枝做最后的触觉连接了,稍微有点疼,忍耐一下吧。”
“那就麻烦你了,左右田君。”狛枝稍微坐正了之前一直偏向日向的身体,然后朝右边的人伸出了右手。
“怎么了狛枝?”日向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的动作。
“手借我一下。”
稍微有点知道他要做什么的日向有些无奈,但还是回握住了狛枝的手。
啊……是热的。这是日向创和狛枝凪斗在那一刻共同的想法。
是真实的呢……
“也不是不可以。”日向感觉到握着自己左手的手在逐渐用力,出声安抚到“不用紧张什么的,只是一瞬间的事。”
“日向君,即使是我这样的白色海藻也是很怕疼的。”狛枝注视着那双异色瞳缓缓开口。
……不要忽然露出那么悲伤失落的眼神啊,日向君。
“你啊……怕疼的话为什么还要用那种方式自杀啊。”日向稍微在交握的手上加了一些力道,却收到了对方更加用力的回握。“为了希望……是吧。”
狛枝这次没有说话。
“呃……你们准备好了?那我连接了。”
好像不是很痛的样子?日向看着狛枝还挺平静的表情这么想着。对方只是忽然舒了一口气,接着把目光重新投入他的双眼中。
“你不会在想看上去不是很疼吧?”
日向心虚地试图转移视线。
“我可是很疼的啊,日向君。”
对不起,我真的没看出来。
“算了算了。不指望日向君能理解我的痛苦。”狛枝略微有些不满地说到。
“……我会试着去了解你的。”
很轻的一句话。但是狛枝听见了。
“虽然这大概会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日向的目光又重新转回狛枝身上。
啊……又是这么认真的眼神。狛枝有些无力地想要扶额,但是右手还握着日向,他也不太想用左手,只好再次转开视线。
“嘛……随你去吧。”
左右田觉得,他好像不该待在这里……
为什么这两个人说话目光都转移地这么快啊!一个刚看向一个,被看的就转过视线。一个刚把视线转回来,另一个又把视线转走了啊!你们两个以前到底是怎么相处的啊!这么想着,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二人之间。
“那个……义肢已经装好了。我就先走了啊。碗我帮你带出去了,心友。你先跟这家伙讲讲我们之后的事情吧。”说完左右田就拿上工具箱和碗,快步走向门口。再待下去,他估计会被这两个家伙搞得郁闷死。
“啊。麻烦你了,左右田。”
左右田一边开门一边回了一句“不客气”。在关上门之前,左右田想了想,还是回来又补充了一句。
“虽然我看你们好像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日向……你们应该可以松手了。”
“……”狛枝。
“……”日向。

“哟,左右田。你动作怎么这么慢啊。赶紧,食神正要找你谈支援工作呢。”左右田刚出门不久,就碰到了过来找他的九头龙。
“呵呵……你要是自己去感受一下,就知道我有多郁闷了。我今天才知道他们关系这么好。我看能去理解狛枝的,就只有我那位老好人心友了。”
“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了啊?”九头龙被他说得越来越疑惑。“日向怎么了?”
“你是对的。他果然是超高校级的谈话窗口。这才是他天生的真正才能啊!”
“哦……是这样啊。”
九头龙觉得,他大概懂了。

TBC
——————————
♣七夕节撒糖
♣被秀了一脸的左右田
♣仿佛明白了什么的九头龙

与你走向的未来 [狛日]01

中长篇  微虐  HE HE HE
♣创厨的自我修养   也很喜欢狛哥 温柔的日向君带着狛枝一起帮助并见证同伴们的希望成长的故事
♣每个人都走向自己的未来
♣狛日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2.5世界之后
♣慢热长情模式

01 于此世界
“喂,听得见吗?”
睁开眼睛的瞬间,视野还是不可避免的模糊。随着意识的逐渐恢复,面前的人影也愈发清晰。
异色瞳……一双蕴含着希冀、担忧与喜悦的异色瞳竟是最先入目。
那只血红色的眼睛……
“啊,神座出流。”狛枝凪斗轻声喊出这个名字。
听到他回答的身影先是一怔,随即释然一般,露出一个浅笑。
“不。”狛枝凪斗朝那个人伸出手,“是叫日向君才对吧。”
因为只有日向创才会对他微笑——那个和在贾巴沃克岛上一样令人宽慰的微笑。
不过这个场景还真是似曾相识。狛枝凪斗这么想着。
曾经,他在贾巴沃克岛的海滩上唤醒了昏厥的日向创,而现在,日向创唤醒了几近死亡的狛枝凪斗。第一次相遇,他们在那虚假的世界中绝望地挣扎。那么第二次相遇,在这绝望的现实中,又会存在着什么样的希望?
“啊,哪边都一样。”日向创握住那不属于面前人的左手,帮他坐起了身。手中传来冰冷的温度,但是日向知道,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重新变得温热的生命。
神座出流给予了他才能,让他得以让他的同伴恢复成原来的模样。而他同样必须背负起神座出流的绝望,对这个世界祈求赎罪。
神座出流与日向创,都是他的背负。
“应该说感谢你把我叫醒吗。”狛枝凪斗轻笑,亦如从前一般自若。“我相信你们可以到达深层的。其他人呢?”
日向创看着他,那释然的笑又逐渐揉进了几丝无奈,几丝酸涩。身后的大门缓缓打开,逆光中,可以看到昔日同伴们的身影。他们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无声地等待着他的回归,仅此而已。
“你……”日向的声音很柔和,是一种他很久没有听到的,对着他时的柔和。“是最后一个。”
草绿色的右眼中是属于日向的温柔,连带着那向来都是冰冷的血红色左眼也带着暖意。
狛枝凪斗看着他,看着他身后的一群同伴,终是释然。

“先出来吧。需要我扶你吗?”日向稍稍走近,却也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进一步可以直接扶住他,退一步又足够让他独自走出。
日向现在可以对狛枝的冷嘲热讽一笑了之,但是他再如何坦然地接受自己预备学科的过去,也无法改变狛枝凪斗对他这个预备学科下达的讨厌定义。虽然目前为止的对话都维持着礼貌,但是因为是那个狛枝,下一秒立刻对他进行嘲讽与数落也相当合理。
狛枝凪斗看着不近不远的日向创,看着他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意外的,只是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狛枝凪斗并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讨厌日向创。他并非冷漠无情,在知道日向是预备学科之前,他对那个在学级裁判上为了同伴而努力,并且带领众人找出真相的日向创很有好感。那充满着希望的日向创,一直是狛枝凪斗的目光所在。因此最后,他才会那样的失望。
但是这一次,狛枝凪斗没有拒绝。他再次朝日向伸出了手,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就像二人当初在岛上一起行动时一样温和有礼。“那就麻烦日向君了。”
日向有点惊讶,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上前扶住他,帮他离开营养仓。“没事。”日向轻声回答道,宛如在狛枝耳边低语。
狛枝的右手搭在日向的肩膀上,左手捶在身侧。日向的左手在他背后轻轻扶着。为了让狛枝好受一点,他稍稍侧过身,让狛枝方便靠着他行走,右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扣住了狛枝放在他肩上的右手手腕。
“我先扶你去隔壁房间。罪木同学,可以麻烦你一起来检查一下狛枝的身体吗?还有左右田,也带上义肢一起来吧。”说着日向又稍稍偏过头看向狛枝。那双灰绿色的眼睛正看着他,像是在仔细观察着什么。日向与他对视了几秒,还是率先移开了视线。
与此同时,狛枝微微皱起双眉。
那只红色的眼睛,果然不适合日向创。
属于神座出流的冰冷与日向的温柔,格格不入。
“狛枝,你该换下这只左手了。”

“你这家伙还真是让人操心。”左右田一边走向二人一边拍了拍手中的箱子道,“义肢我给你做好了,等会就给你换上。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就先跟日向说,他基本可以解决。实在不行我再来帮你调整。”
“那,那个……”罪木稍慢几步,也拿着药箱走了过来。“日向君,狛枝同学我会好好帮他检查的……我这种人能帮上忙的话……我,我……”消除了绝望的意识,罪木又变回了原来的内向与胆怯,虽然在同伴们的包容与帮助下最近有所好转,但是依旧改不了自我贬低。
日向看着她有些无奈,又想起了某位在这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重点看护对象,不由放轻了声音,耐心安抚道。“那就要麻烦你了,罪木同学。一直以来帮忙照顾醒过来的大家真的很感谢。”日向对她笑了笑,希望能鼓励到这个有些怯懦的女孩儿一些。
“啊……不,不客气!”罪木闻言双颊微红,又默默走到二人身后,不过精神似乎比刚才好一些。
还是那么受欢迎啊。狛枝看着日向想到。就是这份对他人的温柔,才吸引了周围的人群。甚至包括,狛枝凪斗本人。
“还有左右田,这毕竟你做出来的吧。你可比我熟悉它多了,不要试图偷懒啊。”
“喂喂喂,心友。你是想让我被希望论洗脑吗?”左右田可是至今还对狛枝的疯狂留有心理阴影。
“他本人在这边不要露出对他那么惊恐的表情啊!你们是同学吧?就算是事实也不要直接说出来啊。”日向有些无奈。
“果然你也说是事实吧!”
狛枝微微偏过头看向身侧一度有些尴尬的人叹了一口气。“诶……果然日向君就算拥有才能,预备学科还是预备学科。你的大脑已经放弃对你的言论的检索了吗?就算是我这样的希望的垫脚石,也不想被预备学科数落呢。”
“这家伙,刚正常一会儿又不正常了。”九头龙看着面前的二人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见识过狛枝对日向态度的反转的他拍了拍自己兄弟的后背,安慰道,“日向你别往心里去。”
日向给了九头龙一个“不要紧”的眼神。他看了看狛枝,换了以前他可能会生气,但是经历了那么多,有些事他也想清楚了。他是预备学科,他是神座出流,他本身毫无才能并且背负着绝望的罪。但这些他都必须面对,一味逃避自己的过去是无法创造出未来的。而他有责任为他的伙伴们创造出一个新的未来,当然,这里面也包括狛枝——对他们来说失而复得的狛枝凪斗。
他愿意去承受狛枝对他的恶意,就像在学级裁判上相信他最大的恶意一样。只要他好好地活着。和大家一起活下去。狛枝凪斗,只是对希望很偏执而已。
思及至此,日向不仅没有表现出一点恼怒的神色,反而在看了狛枝一会儿后忽然松了口气,随即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我刚刚还在想,你要什么时候才会开始数落我。是预备学科还真是抱歉啊。不过你既然有心情这么说,看来你的精神还不错。”
日向和狛枝的距离很近,近到狛枝可以在那双异色瞳中看到自己微愣的模样。
不只是狛枝凪斗,其他人也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又觉得在情理之中,毕竟,那个人是日向创。
“嘛嘛,看来我们暂时不用担心他们吵起来了。日向现在还挺可靠的。”小泉真昼笑了笑,大概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向同伴们表明了真实身份并获得新的称呼食神白夜的欺诈师此时发起了话。“总之先让他们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吧。人你们也看过了,赶紧回去收拾一下,叙旧就先等等吧。”
“也对。那我们先走了日向君。”
“交给你了日向。”
“小创创小凪斗一会见!”
“那我等会送点吃的过来。”小泉说到。
众人暂时别过,食神朝日向点了点头,也随众人离去了。
“那我们也走吧……我说,狛枝你什么眼神?”
“日向君……是抖M吗?”
“……左右田,如果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揍他的冲动,请务必拦住我。”

日向扶着狛枝在前面走着,罪木和左右田跟在身后。
狛枝凪斗和日向创从刚刚开始就没再说过一句话。日向只是往前走着,一边控制着方向,一边扶稳狛枝。狛枝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只血红色的左眼。
是因为才能吗?因为才能才说出那样温柔的话?因为才能才成为大家的信赖?
别骗自己了,狛枝凪斗。
这只是因为他是日向创——没有才能只有过剩温柔的预备学科。
右臂传来的温热感和手腕上的温度一样让人安心。因为日向照顾他的缘故,他的身子向日向倾斜,重量压在日向身上。现在,只要在稍微偏过一点点,就可以靠在他的头侧。
狛枝凪斗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在意着日向创。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却可以成为众人的中心,明明那么弱小却还要追寻希望,明明可以不管他这个想要杀死所有人的渣滓,却还是表现出对他那样的在意。明明可以对他感到恼怒却选择了容忍与关心。
他轻轻把头靠过去,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侧脸传来的新的温度让日向一瞬间愣住了。他想转头看一下狛枝是不是不太舒服,却只听到狛枝低沉的轻语“没事。就这样走吧。”
声音很近,很清晰,说话的同时伴随着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脸侧。日向没有再想去确认狛枝的情况。他可以感受到狛枝平稳的呼吸,至少现在,他想,狛枝的状态还不错。
身后的左右田大概在与罪木谈论索妮娅的近况,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身前二人逐渐靠近的身影。
“狛枝。”日向轻轻用头触了一下脸侧毛茸茸的脑袋。
“嗯?”狛枝应了一声,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欢迎回来。”
于此世界,至此而归。
“……我回来了。”

tbc